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伊拉克议会选举能否稳定政局

发布日期:2021-10-09 20:31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华社巴格达10月9日电(国际观察)伊拉克议会选举能否稳定政局

  新华社记者张淼

  伊拉克定于10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根据伊拉克独立高等选举委员会发布的数据,3249名候选人将竞选新一届国民议会的329个席位。分析人士认为,多年战乱加之外部势力干预,导致伊拉克政治派别林立,此次选举过后政局能否稳定仍有待观察。

  新选举法

  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和推动选举改革是现任总理卡迪米2020年5月上台后的主要承诺。2020年7月,卡迪米宣布将原定于2022年举行的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提前至2021年6月举行。今年1月,伊拉克政府宣布,因技术原因将选举推迟至10月10日举行。

  此次选举将依照2019年12月通过的新国民议会选举法举行。该法案首次允许独立候选人参选,并规定拥有双重国籍人士不得担任国家领导人或政府官员,同时将伊拉克全国18个省划分为83个选区,而此前每个省为一个独立选区。

  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努赛芭?尤尼斯指出,划分更多选区理论上意味着议员更能代表选民意见,但实际上小党派和独立候选人处于弱势地位,难以跟主要政治派别抗衡。此次选举总体上依旧延续了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确立的选举制度,并未按照2019年大规模示威游行中民众所要求的那样废除配额制。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破坏了伊拉克原有的政治生态。此后,在美方主导下,伊拉克建立了一套基于配额制的政治体系,将总统、总理、议会及内阁职位按一定比例分配给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反对者批评这种模式导致政治权力被一些政党长期掌控,容易滋生腐败等问题,他们呼吁对此进行改革。

  派别林立

  伊拉克宗教和民族问题较为复杂,除了人口占多数的什叶派外,还有不少逊尼派居民,以及北部的库尔德人等其他族裔。加之该国长期战乱,外国势力介入较深,这些因素叠加,造成伊拉克政治派别林立的局面。

  以什叶派宗教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为代表的宗教力量和与伊朗关系紧密的什叶派政治团体“法塔赫联盟”仍是此次选举中的两股主要势力。在2018年选举中,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和哈迪?阿米里领导的“法塔赫联盟”成为得票最多的两大派别,分别占据议会54和48个席位。

  目前伊拉克国内反美情绪高涨。萨德尔在此次选举中领导的“萨德尔运动”持反美、反伊朗的民族主义立场,拥有大量贫苦的什叶派民众拥护。“法塔赫联盟”同样反美,但与伊朗关系密切,曾在议会推动通过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的决议,在此次竞选中提出“我们保护和建设伊拉克”的口号。

  在这两股主要势力之外,一些伊拉克现任和前任领导人也积极组建政党联盟参加竞选。前总理阿巴迪和伊拉克伊斯兰最高委员会前主席哈基姆共同组建了民族国家力量联盟。国民议会议长穆罕默德?哈布希领导的逊尼派政治团体“进步联盟”也将参选。而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两大政党??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和库德尔爱国联盟则在该自治区拥有绝对主导地位。

  面临挑战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伊拉克主要派别间分歧巨大,在选后组阁过程中可能展开复杂博弈。未来新政府要推进改革,必然会面临国内政治矛盾和外部势力干预,因此将困难重重。

  从国内情况来看,今年以来伊拉克安全形势不稳,袭击事件显著增加,政府公共服务能力仍然薄弱,高失业率和腐败等问题难以解决。面对新冠疫情,政府应对能力有限,今年还发生了两次新冠定点医院火灾事故。

  从外部因素来看,近年来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的博弈不断加剧。2020年初,美军在伊拉克境内暗杀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穆汉迪斯,伊朗此后进行报复,用弹道导弹攻击了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尽管美国拜登政府已宣布驻伊拉克美军将在今年年底前结束作战任务,但这并不等于完全撤军。因此,美国和伊朗的博弈仍将持续,而这不可避免会对伊拉克局势产生影响。

  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事务特别代表、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团长雅尼娜?亨尼斯-普拉斯哈特表示,当务之急是确保伊拉克国民议会选举公平透明举行。此次选举有可能为伊拉克带来转变,但任何选举都不会立刻创造奇迹。重要的是选后快速有效地组建政府、推动改革,以应对伊拉克面临的各种挑战。 【编辑:田博群】